委员:应给儿科青年医师增发专项津贴

原标题:应给儿科青年医师增发专项津贴

国家出台“全面二孩”政策,使得新一轮人口生育潮可能在2017年出现,这将对医卫和教育资源带来很大挑战。昨天,部分全国政协委员就此展开热议, 其中,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妇联副主席、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院长郑珊和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在全国两会上联合提出,薪酬待遇问题 是核心问题,建议直接给儿科规范化培养基地的青年医师增发专项医护津贴,以吸引选择儿科的青年人才。

医疗怎么办?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妇联副主席郑珊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

适当上调儿科医疗服务价格

全面二孩将使得新一轮人口生育潮可能在2017年就出现,新增出生人口400万左右。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妇联副主席、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副院长郑珊和全 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认为,这将对医卫资源带来很大挑战,引发儿童医疗困境,“儿童看病难,儿科医师招聘更难”将更加突出。

全国29个省、区、市生育意愿调查显示,约80%的家庭希望生育二孩。这对目前已捉襟见肘的儿童医疗意味着雪上加霜。

国家统计局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0至6岁人口超1亿,占世界同龄人口20%。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表明,2010年儿科执业医师10.5万 人,2014年10万人,五年来绝对数减少5000名,儿科医生占比只有1.62%。我国每千名儿童0.43名儿科医生,参照美国每千名儿童1.46个儿 科医生的比例,至少还缺口二十余万。

目前,中国社会已从原来的父权中心转变为子女中心,这一特点对中国家庭求医行为产生了根本性的 影响。无论大病小病,孩子比成人的求医频率普遍要高出1至2倍,而高龄妇女的二胎健康问题会更加复杂。2013年儿科门诊人次近2亿。从目前儿童病床使用 率和儿科医师负担情况来看,儿童医院的负荷在各类专科医院中最为沉重,儿科医护队伍极度稀缺,医患配比严重不足的矛盾愈发凸显,儿童医疗红灯频闪,致使病 儿平均候诊时间长达4至6小时以上。

为缓解儿童医疗日益加剧的困境,根治儿科“风险高、工作累、收入低”的根本,两位委员提出,儿 科操作精细度高,需要花费更多时间精力,应适当上调儿科医疗服务价格,改变目前严重偏低的不合理价格体系。薪酬待遇问题是核心问题,建议直接给儿科规范化 培养基地的青年医师增发专项医护津贴,以吸引选择儿科的青年人才。

她们提出,还要加大对儿科医疗事业的投入,大幅度增加儿童专科病床日常运营补给,增加儿童保健和儿科疾病的专项研究基金,加大对儿科诊疗大型专用设备无偿支出,在学科建设上体现儿科事业的重要性和保障性。

两位委员还建议设立为儿童医疗服务的专项研究奖励和人才奖励,让服务于儿童的医护人员有职业荣誉感。

教育怎么办?

全国政协委员、北航原党委书记胡凌云

教育将受冲击必须提前布局

“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第一波受到冲击的是医疗,第二波就是教育。但是,因为教育的周期性,我们必须要提前做好预案。”在昨天政协教育界别的小组讨论中,全国政协委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党委书记胡凌云表示,全面二孩将对教育产生巨大冲击。

胡凌云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去年单独二孩政策实行时,学校外语系的负责人就曾向他吐槽工作不好安排,因为六七个女老师都怀孕了要生二胎,而且并不只是一个学校反映这种问题。

胡凌云说,单独二孩放开后,不少媒体报道说并没有很多人真正选择生二胎,但单独二孩和全面二孩还是有所区别的,全面二孩从政策上把一批年龄相对大的人解放出 来。他们的生育愿望还是很强烈的,比如某些高校,女教师比较多,而且多在35岁到40岁之间,下决心要生孩子的很多,都想赶上最后一班车,除了高校之外, 中学和小学受到的影响可能会更大,因为中小学女教师的比例更高。

“如果说更多女教师选择生育,是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对高校和中小学教 育的第一波冲击,学前教育就是第二波,小学教育是第三波。”胡凌云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总理提出要做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其实针对性最强的就是学前 教育。不过,在对学前教育的具体措施而言,仅提到了“鼓励普惠性幼儿园发展”,还是在从费用的角度考虑。其实,应对二孩政策的影响,还是应该从幼儿园规范 化、标准化以及师资配备方面着手,提前布局,让幼儿园的数量和质量都能大幅提升,满足二孩时代的需求。

“现在每年的新生儿是1800多万,全面二孩放开后,增量可能会很明显,很有可能在3到5年内达到一个生育高峰,会带来一波波的冲击。这种变化可能是跳跃性的,但出生之后就面临着入园的问题,因此我们不能按部就班,必须提前布局,做好配套服务。”

观念怎么改?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教授王名

建议恢复和重建生育文化

昨日,针对人口形势严峻、全面二孩放开的计划生育政策调整,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名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面对当前长期低迷的生育意愿和已经式微的生育文化,建议恢复和重建生育文化。

王名指出,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实行的以限制人口数量增长为目的的计划生育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摧毁了中国传统的生育文化。如今以“一胎化”为中心的计划生 育政策所带来的不仅是普遍的独生子女、大量的失独家庭、提前到来的老龄化冲击等种种社会问题,更为严重的是,“生育文化已名存实亡,传宗接代对今天的年轻 人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

王名认为,伴随计划生育政策的重大调整,面临的不仅是“二孩政策如何落实”、“生育率如何提高”、“急速到来的老龄化社会如何应对”等中短期的人口政策或社会政策问题,更有如何恢复和重建生育文化这一根本的、长远的人口战略问题。

王名建议,在积极推进和落实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同时,建议恢复和重建生育文化。他指出,在当今时代,传宗接代并不意味着以父系为核心的男尊女卑文化的回归, 而是适应现代社会男女平等的一种新观念、新时尚。从根本上改变计划生育就是控制人口数量的陈旧观念,充分认识生育率最终处于替代水平或之上才是维持民族繁 衍的必要前提。

王名还认为,要尽快修订相关法律法规,包括《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从制度上规范生育新政并为人口政策调整提供法律保障,尽快完善放开二孩的配套政策。

京华时报记者赵鹏张晓鸽潘珊菊


政府报告哪些话最具含金量?

我一直呼吁,我们的媒体不要老盯着雷人的话语和提案,以及一些文化界的委员是不是眯着眼睛,而是应该承担起一个媒体对国家和社会该承担起的责任,多关注民生和与国家的前途紧密相关的话题。


领导讲话请跟老江湖学着点

亲爱的领导同志,如果你希望大家记得你的好处,最好能不时回想李丰平、哈维尔的话,在自评或评人时留有余地一点。当然,你要是不介意咱替你坏处想一想,那就让各方的马屁来得更响亮一些吧,再不时爆几句惊人之语。


雾霾税,让各种税情何以堪

如今雾霾笼罩大半个中国,不良企业污染在先,地方政府部门监督失职在后。老百姓无缘无故增加了空气净化的成本,付出身体健康的巨大代价。许健康委员,你是“健康”界标杆,等人民吸饱了雾霾又催交雾霾税,这样真的好吗?


为什么不能以共产主义洗脑?

为什么当下有那么多人宁愿被宗教洗脑,而不愿被共产主义洗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的人对宗教信仰笃信不疑,而对共产主义置疑甚至排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