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舰维族女兵退役 曾祖父曾骑驴进京谢毛主席

如克亚木·麦提赛地,1996年6月出生,新疆和田市于田县人,“骑着毛驴进北京”的库尔班大叔曾孙女,曾是航母上的通讯兵,现已退役。

对话背景

库尔班大叔全名库尔班·吐鲁木,新疆和平解放后,过上好日子的他数次要骑着毛驴去北京向毛主席致谢。1958年6月28日,库尔班作为全国劳模代表在中南海见到了毛主席。

库尔班大叔一直想让后辈去当兵。他的曾孙女如克亚木实现了一家四代的军旅梦,成为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上的女兵。

去年12月,18岁的如克亚木退役回到家中,现在她依然保持着辽宁舰上的作息习惯:“每天早上北京时间五时就醒了,那会儿才是新疆时间的三时,我就看看书、听听歌,等到新疆时间五时,就去锻炼。”昨日,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她说,她想当一名警察,“我当过兵,不怕苦也不怕累,就想保卫国家,为人民服务。”

参军

晚上躺被窝学普通话,三个月就能简单交流

华商报:当兵是你的梦想吗?

如克亚木:对,从我曾祖父算起,这是我们一家四代人共同的梦想。我奶奶和我爸爸年轻时想当兵,但体检没通过,成了一个遗憾,他们希望我来实现这个梦想。我从小性格就像男孩子一样,喜欢看特种兵的电影,喜欢军人。所以2012年年底,我决定报名参加海军,我是第一个跑到武装部报名的。

华商报:你当兵时才16岁,父母放心你去吗?

如克亚木:没什么不放心的。接到录取通知是2012年12月初的一天,那天我正在上课,我父母赶到教室把我叫出来说我被录取了,让我马上就走。我当时什么都没准备,穿着校服就从学校直接去了和田,后来又到乌鲁木齐,最后坐飞机去了广东。

华商报:新兵训练苦吗?你哭过吗?

如克亚木:我们每天早上8时到晚上9时训练,训练很苦,但这种苦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哭过两次,可都不是因为训练,而是因为我听不懂普通话。看到别人在互相交流,而我不能跟大家交流,特别伤心,特别着急,晚上就偷偷地哭。(笑)

华商报:但你现在的普通话说得很不错啊,怎么学的?

如克亚木:那时候,大家都教我,有个战友会画画,她就用画画的方法教我,先从生活用语学起。我每天训练完后,大家都睡觉了,我就躺在被窝里自己学,一手拿着手电筒和书,一手拿着笔,经常就这样睡着了。不到三个月,我就能用普通话简单地进行交流了,现在也能看懂汉字了。

登舰

第一次登上航母很激动 舰上业余生活很丰富

华商报:你是怎么被选拔到航母上的?

如克亚木: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航母是什么,训练3个月之后就去了大连。我也不知道怎么被选上的,可能我体能比较好吧,每天能跑三五公里,我们新疆的有9个女孩都被选上了。有3个维吾尔族、3个哈萨克族、1个柯尔克孜族、2个蒙古族。

华商报:第一次上航母是什么感觉?

如克亚木:很激动,航母太大了,就像高高的楼房。那是我第一次上航母,第一次看到大海,也是第一次穿上白色的海军军装。后来又第一次看到战机起飞。

华商报:你在辽宁舰上待了多长时间?你是通讯兵,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如克亚木:从2013年3月到2014年12月,我在上面待了一年多,每天都特别忙。每天早晨5时半起来跑步,然后吃饭、打扫卫生,接着开始工作。上午11时半吃饭,12时半休息。下午2时起来开始工作,4时跑步,5时半吃饭。晚上8时半开会,9时休息。每周六和周日如果没有任务的话,就可以休息。

华商报:你们休息的时候可以离开航母吗?

如克亚木:可以出去,大概一个月一次吧,我们一般都会出去采购一些生活用品。

华商报:你们在航母上的业余生活是什么样的?

如克亚木:航母上的娱乐设施还挺多的,我喜欢打羽毛球、篮球、乒乓球。上面也可以唱卡拉OK,不过我没去过。

华商报:在航母上和在陆地上,生活上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如克亚木:我感觉没什么区别,生活设施都一样,也可以洗澡。

出海

去一次最长是45天

华商报:你出了几次海?一次去多久?在航母上会晕船吗?

如克亚木:出了几次海,这个是不能说的。反正我们靠港一两个星期就走了,去一次最长的是45天,短的时候是15-20天。第一次出海,好多人都晕船了,我也晕得很厉害,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华商报:你当兵两年回过家吗?

如克亚木:没有回过,但我每天都给家里打电话。我在广东、大连培训的时候,我爸爸分别来看过我一次。后来我上了辽宁舰,我的父母一起来过一次。

退役

离开之前哭了两天

华商报:你是2014年12月中旬退伍的,走的时候难过吗?

如克亚木:走的时候很难过,开欢送会的时候,其他战友都哭了,走之前我哭了两天。我们现在每天还有联系,不过工作上的事情,大家都不会说了,因为那是机密。

华商报:回来之后,找到工作了吗?想做什么?

如克亚木:武装部会给我安排工作的,我希望能当警察。因为我是当过兵的,不怕苦也不怕累,我就想保卫国家,为人民服务。

华商报:你觉得当兵对你改变最大的是什么?

如克亚木:我去当兵之前,在家什么都不干,都是我父母帮我干的。当兵回来后,我感觉我长大了、懂事了。现在什么都自己干,比如洗衣服、做饭什么的。

华商报:今年1月,你还去了北京了?

如克亚木:是啊,因为我是我们一家四代人中第一个当兵的,又是我们家这边第一个上航母的女兵,所以受邀参加了一次活动,在北大做了演讲。那是我第一次去北京,第一次去天安门,第一次看升旗,特别兴奋,特别激动。

华商报记者 王黎莉

(原标题:辽宁舰退役女兵想回新疆当警察)


中央一号文件为何提反腐

为何“一号文件”会在三农问题上,如此不平常地提出反腐问题和法治问题。答案在于,套用马克思主义的话语体系,反腐和法治也是生产力。


日本不甘“抑郁”的现状

长久以来,在樱花树下切腹自杀的武士,都成为日本象征式的“审美符号”。在我看来,这不过这是文学家的浪漫看法。如今,日本在全面分析过自杀者的死亡原因后,发现其实源于一种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疾病——抑郁症。


咀嚼痛苦

多年之后,偶遇她的父亲,那父亲神色黯然,说女孩已经不在了。我大吃一惊,心中浮现出她充满青春活力的娇憨样子,不敢相信她已撒手人寰。她的死竟是如此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谁堪安邦?

差不多一周前,42岁的民生银行史上最年轻行长毛晓峰突然被传带走协助调查,一时间风波乍起,消息频出。围绕毛晓峰的消息还未止歇,安邦就“或非本意”地侧身闪进了公众和媒体的视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