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踩踏亲历者:一瞬间人群就被压得一动不动

新京报快讯(记者杨锋 程媛媛)昨晚(2014年12月31日)是跨年夜,上海外滩陈毅广场不幸发生一起踩踏事件,致35人死亡,43人受伤。今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连线了多名在场目击者,试图还原踩踏前、踩踏时和踩踏后的情况。

在场者称,踩踏事故发生前,现场人山人海,挤得像早晚高峰的公交车;踩踏事故是在一瞬间里发生的,人压着人,一层又一层;踩踏事故发生后,很多人想打车回家,但给司机100块钱小费都不愿意走。

踩踏前:挤得像早晚高峰的公交

“这估计是我过得最悲凉和最沉重的跨年了。”1987年出生的肖吉,踩踏事件发生时就在现场。今晨6点,他写了回忆,“我在人群中上楼梯的时候,楼梯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件,我当时靠在比较边缘,躲过了人群的下压”。

另一名在场者黄小姐称,踩踏事故发生前,很多人挤在外滩平台、上下台阶以及下面马路上。“真的是人山人海,就像沙丁鱼罐头,就像早晚高峰的公交地铁,没法转身,喘不过气”。

廖同学称,22时30分许,她到达南京东路。当时现场有警力分流疏导人群进入陈毅广场,每次几百人通过。“当时的秩序就不太好。”她称,陈毅广场通往外滩观景平台斜坡禁止进入,但部分年轻人趁警察不注意翻过警戒线,“我看到交警抓了不少人走”。

踩踏时:一瞬间就发生了

踩踏是在一个瞬间发生的。黄小姐称,她最先听到惨烈的尖叫声,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生了踩踏事故。肖吉也在回忆录里称,“就在一瞬间,人群就被压得一动不动,周围都是哭喊声叫嚷声。”

“我愣了好久,开始帮着周围人解救被压的人,但是一动不动……无济于事,人太多了,我看着一个个人在我眼前晕倒。”肖吉称,当时他被吓住了。

大概过了15分钟左右,肖吉称,人群后面才开始能动。廖同学是上外的学生,当时身处人群中后部。他回忆,0点10分左右,人群突然变得拥挤,“有一股强大的向后退的力量,大家奋不顾身地往前挤,男生挤得特别用力。”

此时,肖吉继续帮忙拉人,“我不知道拉出几个人,但是我看到,被拉出的人下面还有人,都是晕厥甚至窒息的人”。

肖吉记得,那些被压在下面的人,很多脸都青了,“有的人在做人工呼吸,有的人在痛哭。有五六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头一次和死这么接近,又这么渴望生”。回忆末尾,肖吉说了一声“呵呵,新年快乐”。

踩踏后:打车困难,给100块小费都不走

“到了0点,却没等来灯光秀,后来我们在警力疏导下按左中右三路撤离。”廖同学称,当晚大家前往外滩观看5D灯光秀,但后来得知灯光秀在外滩源展示,不在陈毅广场。

“昨天的场面混乱,(人太多)警力的覆盖范围大概为往年三分之一。”据居住在外滩附近的程女士介绍,2014年跨年,外滩外圈封路且没有机动车入内,地铁南京东路站被关闭,“今年没有封站,只是限流”。

程女士还称,跨年灯光秀往年在外滩马路主干道公开区域可观看,今年换到外滩源小布道并采取收费入场,“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去了陈毅广场,也没看见灯光秀。”

廖同学称,当晚地铁2号线加运80分钟,出租车打车困难,“给100块小费司机都不走”。

(原标题:踩踏现场亲历者:头一次和死这么近,又这么渴望生)

编辑:SN117


白富美聚会里的中国女孩是谁

在这里,不是有钱有势就可以参加,暴发户的孩子并不受欢迎。经过层层严格筛选,能获邀参加舞会的名媛,不但要出身名门的家世,拥有世界顶级名校的学历,有足够的社会活动背景,还要有良好的外表,以及一个够分量的推荐人。


谁来挽救俄罗斯的经济?

就在不久前,俄罗斯总统普京还对油价下跌、卢布汇率崩盘和欧美持续制裁对俄罗斯经济所能构成的威胁嗤之以鼻,称“俄罗斯什么也不会失去”,但如今,12月18日,他在长达3小时的记者会上不厌其烦地和各路挑剔的媒体人辩论,并首次承认俄罗斯的确陷入了“经济困境”。


主编改行

“媒体人频繁自杀的背后真相是什么?”专栏作者“南冥一鲨”在百度百家尝试过破解,“一、传统媒体在新媒体的冲击下,下行的趋势不可阻挡,这让媒体人殚精竭虑但却无能为力…二、媒体人大多是传统思维,面对新媒体的崛起,被迫同时担起两幅完全不同的重担……


哪个时候的赵本山最需要狠批

我一直对赵本山没有好感,现在反而有点同情他。以前对他没有好感,是因为他多次说是“农民的儿子”,但是他早已忘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在他的身上根本看不到农民的影子,倒象一个城里的小混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