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铿锵中的制印大师:张国维_新浪新闻

原标题:[寻找身边的工匠]金石铿锵中的制印大师:张国维

——千龙网“寻找身边的工匠”系列报道之八

2016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工匠精神”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一时间引发社会热议。

“工匠精神”是一种坚韧不拔、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精神。如今,中国的 发展已开始转型升级,从“中国制造”升至“中国创造”,因此我们的时代需要“工匠精神”。为此,千龙网从2016年4月发起寻找“大国工匠”,推出首都各 行各业行业精英的系列报道。他们文化不同,年龄有别,但都拥有一个共同的闪光点——热爱本职、敬业奉献。他们之所以能够匠心筑梦,凭的是传承和钻研,靠的 是专注与磨砺。

导读:印章,记录着中华文明密码。今年最热考古事件海昏侯墓之所以最终确定墓主身份,最可信的证据之一就是墓中一枚刻着“刘贺”的印章。

张国维正是制印这一文明的传承人和发扬者。从12岁开始操刀刻字,历经40个春秋,他制印的技艺已是炉火纯青,连原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也深深折服。在工作中,不管是谁找他制印,不论对方地位名誉的高低大小,他都在用材、刀法上一视同仁,都是良心匠心之作。

“在考古工地,几乎每一个墓葬,都伴生着一方印章。一部印章史,浸透了半部文明史。”

一句话,承载了张国维对印章的感情。他位于琉璃厂的工作间内,一盏老台灯、几方印章、几把刻刀,陈设简单,在他手里,金石声声撞击,一年要诞生几百方大大小小的印章。

“艺术无不是积跬步以至千里”

从十二岁开始操刀刻字,至今已差不多四旬岁月。回忆起最初接触篆刻,张国维说是“不自觉的过程”。受家学影响,小时候,比起跟其他的孩子一起玩耍,张国维更愿意自己写字、临摹印谱,从此与艺术结缘。

从最早带有“消极”态度的练习,到慢慢地兴趣越来越浓,主动给自己加码,主动临摹家里的印章残片。材料有限,张国维就从外面捡来灰砖刻印。

这门从祖父张樾丞传下的手艺就此传承下来,一刻就是几十年。

幼时简单的生活条件,也从某种程度上成就了张国维。他说,条件越是艰难,人越是容易认真。凿壁偷光,遂成大学。

多年治印,张国维有一个很深的感触,艺术领域不同门类有相通的缘分。

在他成长的八十年代,我国的艺术资料出版非常成规模,且价格便宜,几分钱就能买到一本碑帖。读书时,他常常在博物馆一坐就是半天,看宋元明清的画。“多读一本书、多看一幅画,对专业工作有非常好的意义。”张国维说。

同时,篆刻也需要不同艺术的滋养。

张国维拿起手头一方新刻的佛像印章:“佛教孕育着很深的文化,比如这个佛造像,篆刻者不仅需要非常熟练,要掌握它的透视、构图、线条、笔画,还要认 真读过佛造像或佛教艺术的专业书籍。缺少了知识背景,你可能不知道后面的莲花纹是干什么的,会出现差错。”所以,以印章为纽带,张国维的周围总少不了不同 的文化和社会背景的朋友,他说,这也是自己前进的一项动力。

在如今事事追求短平快的时代,传统艺术的传承也让张国维颇为挂心。他说,技艺的传承应该是师傅带徒弟式的潜移默化进步的过程,每一座殿宇,无不是用 一块块砖头垒起,一个个工匠积跬步而成大厦。无论是作书,作画,治印,不仅仅是在重复昨天的笔画和参差,其实是今天把昨天的成绩进行了升华和进步,而且是 一种更精致、更认真的艺术升华。

张国维的工作室位于琉璃厂的一间平房里,一盏老台灯、几方印章、几把刻刀,陈设非常简单。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摄张国维的工作室位于琉璃厂的一间平房里,一盏老台灯、几方印章、几把刻刀,陈设非常简单。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摄

“每一方印章都是心血之作”

2002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来京,后张国维为他刻下著名的“罗格之印”。罗格十分喜爱,还表示今后所有给中国的正式文件中都要用这方印章署名。2003年,他也确实用罗格之印确认了北京奥运会会徽。这也成了张国维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之一。

不过,在聊起作品时,张国维更愿意谈谈那些刻给普通人的印章。他说,往往有可能是梨园行的一个跑龙套的,或是街边卖香油的人的印会更有故事。

不论身份地位,别人在请你刻印时,都是把它当做送给自己的最珍贵的礼物。“一方印章,可能在我手里是万分之一,但是到了主人手里,就是他的全部。”所以,无论质地,大小,是否名贵,张国维一视同仁,都是良心之作。

2008年,张国维为北京奥林匹克青年营的479名孩子每人刻了一方自己中文名的印。每天从睁开眼睛刻到半夜,他说,虽然几天没睡好,但自己做的,离组织给予的荣誉还是差太多了。

篆刻大家的盛名在外,总少不了上门求印的人。不论是德高望重的学者,还是普通的学生,张国维很少拒绝。邻居家孩子的画作参展,邻居到张国维的单位门口转悠了两个钟头,最后还是找到他,说小孩明天参加展览,想请你给刻个章,你看行不行?张国维一口应承下来。

为什么这样小朋友的小石头也亲自动手?张国维给记者讲了个故事。以前有个大画家,他门口有个学画马的小孩,这位画家有意提携,花了一个课时的时间讲 解示范。果不其然,二十年之后,当年的小孩成了位画马名家。如今,每当回忆起当年大画家的那一堂课,他都认为是这一生都难忘的一节课。这件事让张国维感触 颇深,“你给他一个支点,有可能,将来这个人就是一个大家。”

张国维正在为星云大师刻印。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摄图为张国维正在刻印。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摄

“愿做一个引路人”

张国维说,自己愿意当一根火柴杆点亮蜡烛,做一个引路人。“我从小生长在非常朴素的环境,工作,读书,学习,都是我饱受社会温暖的过程,所以,我用这个小的技能,希望对这个社会有一点帮助。”

读书毕业之后,张国维一直在专业文物单位工作,他常记得那些老前辈、老先生们的教诲,力所能及地与人便利、提携后辈。

如今,张国维也带了不少学生,甚至有外地来的孩子希望跟他学习治印。有时候,外地来的学生人生地不熟,找不到门路,只能在教室门口等他,到了中午吃 饭的时间,张国维就把自己的盒饭给学生,自己回家再吃。“毕竟我还有地利之便,所以尽可能地给学生们提供一点方便,这也是我这么长时间一直干的事儿。”

即便是给初中的孩子讲课,张国维也从不马虎。简单地浅浅一讲,也是一节课,但太粗糙;跟学生单独进行细致地交流,也是一节课,但课程时间又有限,怎么办?他的办法是,先讲大课,结束后再跟学生一对一地讲,上午的课程,常常要到下午一点,他才能从学校出来。

第九届全国青联委员,第八、九届北京市青联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市西城区政协委员,教授……这么多的称呼中,张国维最愿意听到 的,是北京市劳动模范。他说,刻起印章来,无不以工匠这个名称感到更骄傲,更自豪。接触过许多不同年资、不同行当的人之后,更发觉匠心是共通的。

“我曾经看见过一个煤矿工人刻的印,他与我交流,我现在还能想的起来,那方印章刻的是多么的精美。我们两个只是所处的位置不同,其他方面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教授和工匠,应该是约等于的关系。”

来源:千龙网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